amber

讲真 我希望你们对他的宽容也能给予到他身上

刷卡成就 达成!

🐢:我给的香蕉必须收下!
🍍:行行行收下收下

泼泼水🌚

哇哇哇

救救孩子吧!!!

占tag致歉
第一次发贴 是真的很迷茫了
请问 有小仙鸟知道吗 vip standing 在进场前 是不是不管什么时候去排队 去的晚或者早 都得按号码排队呀? 也就是说 在我前面的号码 就算去的比我晚 也可以排在我前面? [跪了][跪了][跪了]求求小仙鸟解答一下 明天要去新加坡场了 很慌😢😢😢

文章推荐之中长篇(一)

-马卡丘:

我要怎么归纳中长篇呢???就那种不长但是也不是一发完的长度?是这么理解吧?嗯...我还是挺喜欢中长篇的,不会意犹未尽而且恰到好处。那在我这里呢,且把范围定在五章以下,如果有那种一次发表却又不算短的我也把其归结为中长篇了好吧。


 


照例:



  1. 个人向,没提到的不是不好,是我还没有看到;

  2. 顺序依旧没有;

  3. 用词不妥之处还望谅解;


以上


 


国际惯例之节能太太,太太脑洞大过天系列。


《分身》番外


《冷》


《一圈》


 


彤彤第一篇文是要用来珍藏的,看哭的肯定不止我一个!


《是你》


 


嘉里嘉里,我爱嘉里。选了个现背向的!


《为首侵害》


 


虽然给99做了合集,但是还是想推这两篇,因为太喜欢了!


《野梦》 伉俪


《望舒》 宜嘉


 


有时候呢,我还是挺中二喜欢那些酷酷的热血风~比如甜酒的:


《顶级赌徒》:<壹><贰><叁><肆>




我最佩服那些脑洞特别大的太太,而且还能思想缜密,简直牛逼!


《虚梦》


 


好吧我承认我真的还蛮喜欢养成型的...(捂脸)


《追光者》




 我真的很想找牵绊的文,可是真的少啊。牵绊可是世最甜啊!


《他的猫》完结




好啦,最近文看的有点少,而且喜欢一发完的甜饼啦,所以很抱歉暂时只能推荐这些。后期我会再推的,再次感谢各位小宝贝的喜欢和关注!



【文集】困的潘多拉魔盒

取困:

整理一下在WB和LOF的发过的所有文


链接太多了 有错误的请告诉我 谢谢


按时间顺序 


原谅我早期文笔粗糙 Ծ‸Ծ




现背短篇: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成全


Beautiful Life


傻瓜


专属天使


如果的事


亲爱的单细胞


初雪


Long Ride


Special You


别离


时光机


Trust Fall


软肋


4318


默然


传世


Stand By Me


哥哥


FACE


十年


告白


胜负欲


安全感


共振


断念


摸摸头


红绳




非现背短篇:


莲生并蒂  (民国,BE/HE,先生段*将军嘎)


烂大街的爱情  (现代,HE,商业精英段*二线艺人嘎)


求助 怎样搞到男票的发小 (完结)  (论坛体,HE,职场同事,主宜嘉,副牵绊)  1   2   3   4




现背长篇:


十字路口 (完结,5.5w)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非现背长篇:


原点 (完结,19w)  (现代,HE,主宜嘉,副伉俪)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替身 (连载中,4.5w++)  (现代,BE,主宜嘉,副伉俪,副副牵绊)


楔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西鸮 (连载中,3.4w++)  (古风,HE/BE,主宜嘉,副牵绊,副副伉俪)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宜嘉】Happy Together

洛遥:

果然还是年少的欢喜最动人,是酸甜的夏橙的味道,在说不清到底爱是何种奇妙东西的年纪里,小心翼翼地攒着零零碎碎的悸动和喜欢,看它慢慢在心间一点一点随着年岁的过去长大,最后溢满整个心房。

用录音机记录生活的小段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小小的机器里装着这个世界上他的最爱,音乐还有嘉嘉。那一场夜里的表白青涩又真挚,没有花里胡哨的形容,但说出来的每一句都干净得让人感动,我的世界不可以没有你,我和你一定一定会相遇,王嘉尔那么那么喜欢段宜恩呐。

时光绕了这么一大圈,本以为那场偷摸的告白早就湮没在过往的长河里,却不曾想到,多年以后,老旧的录音机沙哑地还原了当年的模样,而且还完整了告白的另一半,原来,段宜恩也那么那么喜欢王嘉尔呀。


❤️


Sesame.Pro:



/ 00




你会用录音记录生活吗。












狂风刮过时,大雨滂沱时;




海水拍岸,飞鸟低掠,




听听录下的声响,




好像会有不同视觉冲击的感动。
















*万字预警




*长又碎,适合深夜看








*带微微微在荣




* 青梅竹马(吧?)+ 乐迷




























//  01












王嘉尔躲在古典区唱片的架子后,半倚在玻璃橱窗旁,拿起一旁挂着的耳机戴上,左手随便拨弄了一下cd机,拙劣地伪装成试听cd的模样。




斜对的方位,加上前面一排架子的阻挡,正是一个完美位置,既可以将收银台的一切尽收眼底,却又不会被那处的人发现。




 




王嘉尔别扭地歪着身子,挑起眉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收银台里工作的人的一举一动。












事实上将目光聚焦在收银台而非唱片上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从流行唱片区走出了三个低声交谈的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看似相聊甚欢,眼神却都不约而同地在收银台与互相的眼色中来去徘徊。




 




“段哥哥,明天还是你看店吗?”




被推揉着到最前方的双马尾女孩涨红了脸蛋,在段宜恩接过唱片的那刻小心翼翼又装作云淡风轻地问了一句。












王嘉尔听到女孩的称呼,心跳还是漏了一拍,




“段宜恩,所以,就是,段宜恩呀。”




 




扶在CD机旁的手不知何时攥成了紧握的拳头,调整耳机的手指也僵在了发丝间,抚在了不断加速的太阳穴旁。








到底是为什么呢,明明认定了就是那个人,却还是在揭开的那刻击中了心底,就像夏日的冰激凌掉到了地上,不知所措,却又似在意料之中,冰凉粘稠,但又真实地甜蜜,只是再也握不在手里,流连不到舌尖,便只能用想象感受它化进胃里的蜜意。




 








“明天我有约哦,下周末再来喏。”




段宜恩回应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咧开的嘴角露出白白的虎牙。




三个女孩同时发出了可惜的喟叹,但也只能失望地摆摆手,急切地表达着




“那哥哥下周见!”




 












女孩走后,收银台又剩下了段宜恩一人。




他从柜子上拿出the turtles的“happy together”,放进唱片机中,微缓的Jazz唱腔转瞬变成欢快复古的摇滚乐。




段宜恩坐回椅子上,重新翻开书本看了起来。




 












王嘉尔想起了那些许久没触碰过的记忆。








许多个午后,他兴冲冲地推门闯进段宜恩的房间时,总会看到摆弄着CD的段宜恩。




很多时候他便是像现在这样抱着一本书,魔怔似地闭上眼,脑袋随着鼓点和吉他声晃得入情;偶尔,段宜恩会抱着吉他坐在窗台上,顺着音响里流出的旋律,拨弄着恰到好处的和弦,和乐曲合奏得有滋有味。




 




晴好的夏天,会有阳光从宽大的窗户溜进来,洒在段宜恩不宽的肩上,还有那琴弦上跳动的指尖。只要他抬手撸一把头发,便能看到在日光下金光闪闪的眉毛、睫毛,粼粼璀璨。




 








不过湿润的亚热带地区更常见的还是不尽不绝的绵绵细雨。水滴一下下击打在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声,黯淡的日光从雨水的缝隙中艰难地挤进房间里,这种天气,段宜恩就会拿出录音机,小心翼翼地把它靠在窗缝边,录音机上的小红灯一闪一闪,将窗外的风声,雨声,一点不少地吸进小小的硬壳里。








这个时候如果王嘉尔推门进来大声喊道“段宜恩”,便会收获段宜恩一个无奈的眼刀。王嘉尔便心下顿明,俩人不约而同地都把食指放到自己唇前,做出噤声的誓言。








这样的日子里,王嘉尔只能乖乖地靠在窗台边,瞪着录音机上平稳闪烁的小红点,心中暗暗执着祈祷着它快点熄灭,脑海中更是在上演着今日内心剧之“让录音机消失的100种方式”。




 




段宜恩通常靠在窗台的另一边,看着窗外不知疲倦的雨,眼球中映射着的流动的晶莹,仿佛都一点一点地钻进了心里。




每当他微微转头看向窗台另一边的王嘉尔,总会察觉到后者一瞬划走的目光,又变成了死盯着录音机的模样。




 




段宜恩无声地看着对方的男孩子笑了笑,又不自觉摇了摇头,看不懂这个人啊,明明每次碰到自己在录音都是觉得无聊透顶,却总还是乖乖坐在那,憋着一肚子话都能藏到喉底。




 








等到段宜恩心满意足地跳下窗台,往CD机里放进唱片按下播放键时,王嘉尔才会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大口气,再重新吸进一肚子空气,重回他的小话痨模式。




 




“来说说,今天你又发现什么有趣的事啦?”




段宜恩靠在玻璃窗边,一手托起腮帮子,摆出听故事的姿势注视着王嘉尔。他光裸的脚丫子晃晃荡荡,在窗台上和着音乐无声地敲打着节奏。




 




王嘉尔一个起身,蹦下了窗台,便开始手舞足蹈地演绎着今日的发现,不过是街口小卖部阿伯家的大黄狗又多了几个娃,或是班主任在课上发生了什么口误,学校食堂添了什么黑暗料理。




 








再无色的平常事,在王嘉尔夸张奇异的词汇和引人入胜的表演加工下,都会变得七彩斑斓。




就像对段宜恩来说,再不情愿的生活,有喜欢的cd和王嘉尔,好像都变得阳光满怀。








看着王嘉尔在面前没心没肺地大吵大闹,段宜恩总会想,我们都一直不长大,一直在闹在笑,就好了。




 




 




 












//  02












萨克斯风的旋律突然闯进了王嘉尔的耳膜,在海马体触发记忆之前,他的身体已经不自觉地晃动了起来。








收银台后的段宜恩也一样,尽管大致还维持着看书的姿势,但他那在书面上扑腾的手指,扭动幅度越来越大的腰肢,和发出越来越亢奋的声响的鞋底,都涌动着内心的躁动。




 











If I should call you up invest a dime




我该打给你吗?花个一块钱的电话费








and you'd say you belong to me and ease my mind




就能听到你说你是我的,我便要开心透了








Imagine how the world would be




这世界多么的美好








so very fine so happy together




在一起真快乐




 








I can't see me loving nobody but you




除了你以外,我无法想像我还会爱其他人








for all my life




一生如此




 




When you're with me baby the skies will beblue




当你和我在一起时,宝贝你看,天都蓝了








for all my life




一生如此








 




Me and you and you and me




我和你,你和我








No matter how they toss the dice it has tobe




无论外界如何变幻,我们都是命中注定的








The only one for me is you and you for me




你是我的唯一相配,我也是你的不二伴侣








so happy together




我们在一起,就是幸福















 




是属于他们的"Happy Together"啊。




 












 




“乐迷修养第一步,找到个人主题曲。”








在王嘉尔第101次缠着段宜恩让他帮忙“提升音乐素养”后,段宜恩终于决定把王嘉尔真正地带进另一个的世界。




 




王嘉尔对着段宜恩一柜子的五颜六色的CD犯了愁,他总共认识的外国乐队和歌手,两只手两只脚就能数得完,得怎么选呢。




王嘉尔蹙着眉头,背着双手在柜子前从左踱到右,从右又踱到左,眼神凌厉地穿行在唱片封面中,偶尔撞上合胃口的封面,便死盯着唱片的硬壳,似乎在吸收其中并未被听见的旋律。




 




拧紧的眉头,抿起的唇瓣,连大眼睛都受了影响,紧张得眯成了细缝,仿佛在做人生决定一样严肃的神情第一次出现在了王嘉尔稚嫩的脸庞上,段宜恩看着王嘉尔这前所未见的慎重表情,在一旁笑弯了腰。




 








“选好了,我感应到了它对我的召唤。”




王嘉尔深吸一口气,双手恭敬地把架子上一张以漆黑背景下的多人合照作封面的唱片拿了下来,王嘉尔装作熟稔地看了封面几秒,暗自庆幸还好是认识的单词,








“The turtles的Happy together”




 




这倒在段宜恩的意料之外了,他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王嘉尔,嘴巴还因为刚才的哈哈大笑维持着半圆的形状:




“太神奇了吧嘉嘉,你选的是我最爱的乐队的最喜欢的一张碟诶。“




 




王嘉尔听了也一愣,下一秒就手脚并用地整个人攀到了段宜恩身上,




“这说明我和段宜恩你呆久了,不仅品味提升了,心灵也相通了哇。”




 












段宜恩把光碟放进了CD机里,便拉着王嘉尔一起盘腿坐在了木地板上。




“现在闭上眼睛,听清楚每一首歌,听听你最喜欢的是哪首。”




段宜恩收起笑容,又摆出了小老师的模样。








 王嘉尔乖乖地闭上眼睛,努力安定心情去听那音响里不断流出的乐声。然而不到30秒,他就忍不住睁开了左眼,想偷偷看一下闭着眼睛的段宜恩。可惜段宜恩早已猜到他坐不住,王嘉尔挤眉弄眼的表情全收入了段宜恩注视的目光中。




 




段宜恩气定神闲地直视着王嘉尔的眼睛,微微挑起一边眉毛戏谑地看着表情挣扎的王嘉尔,看着他在闭眼的抉择中进退不定的神情,段宜恩最后还是抬起了左手,用手掌挡在了王嘉尔的眼前:




 




“要用耳朵听,用心听,不用眼睛。”




 




翘长的睫毛不稳定地颤动着,轻轻地扫过段宜恩的手心,一遍又一遍,酥痒的感觉无缘由地,慢慢从掌心扩散到了胸腔处,段宜恩不自然地咳嗽了几声,想着王嘉尔该乖乖闭着眼了,就作势把手收回去。








段宜恩的手刚离开了几厘米,便被王嘉尔大力抓住了手腕,王嘉尔也不说话,紧紧地抓住段宜恩的手放在自己眼前。




王嘉尔的指尖凉凉的,手掌微微有点湿润,稍凉的接触让段宜恩胸腔中的酥痒感更加明显,手心里闪动的睫毛也在加快着频率,




 




节奏强烈的乐曲从耳朵里漏了出去,段宜恩能明显地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一快一慢,最后悄悄融到了一起,试着微微把手抽离,却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制力,








“这家伙看不出来力气还蛮大的嘛。”




段宜恩认命地乖乖把手放在王嘉尔的眼前。




 




事实上此刻的王嘉尔也听不见一丁点的音乐。




他努力压制着胸口如雷般的心跳声,头脑中围绕着该不该松手的问题正相互较量着。








其实他不想松开,他觉得这大概是难得的一次可以向段宜恩证明他的执着的机会,他有力量,是可以比段宜恩更强大的力量,他能够抓住他想抓住的东西。












 




“嘉嘉,放开我一下,我想调一下歌。”




段宜恩用掌心轻轻蹭了蹭王嘉尔的额头,安抚性地按压了两下。




段宜恩觉得,还是不要再耗王嘉尔的耐心好了,本来多爱叽叽喳喳的人,怎么总要被自己限制着不能乱动不能玩闹呢。




 




可惜王嘉尔听来却是不一样的意思,他想段宜恩一定是觉得他又不知在玩什么无聊又执拗的小游戏,却不知怎么拒绝自己,所以才找个借口让自己松松手,他一定是不耐烦了。








王嘉尔在段宜恩话音刚起的时候,便瞬间收起了固住段宜恩手腕的手,速度快得段宜恩一愣。看着王嘉尔微微皱起的眉头和紧闭的双眼,段宜恩轻轻地再次抚了抚,便转身走向CD机。




 








音乐停顿了一会,吉他声才再次从唱片机里流出,很快加入了节奏稳定的鼓声,王嘉尔听着鼓声,小脑袋不自觉地跟着一点一点。








段宜恩倚在桌边,看着王嘉尔乖乖地坐着,闭着眼睛摇摇晃晃的样子,没察觉到自己早已咧开的嘴角和弯弯的眼角。




 








萨克斯风加入曲子,和着欢快的合唱声,感染得王嘉尔蹦了起来




“就这首就这首,这首就是我的主题曲。” 








王嘉尔兴奋地喊叫着,冲到段宜恩身边,拉起他的手就两步迈到了房间中央,




“在我的主题曲里就该跳起舞来。”




 




王嘉尔说着就开始合着节奏一边扭动着腰肢,一边拍着手掌,光裸的脚丫交替踏在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倒像是给歌曲又添加了一个音轨的鼓点。








“BaBaBaBaBaBaBaBa BaBaBa”




王嘉尔跟着萨克斯风下的伴唱富有激情地合唱着。








“段宜恩,你也要跳!”




王嘉尔拉着站在他面前傻傻地笑着看着他闹的段宜恩,两手各牵上段宜恩的手,带着段宜恩一起晃动着。








 




“so Happy together,BaBa Ba Ba Ba Ba Ba”




“so Happy together,BaBa Ba Ba Ba Ba Ba”




“so Happy together,BaBa Ba Ba Ba Ba Ba”




“so Happy together,BaBa Ba Ba Ba Ba Ba”








“  …  ”








 




也不知道那个下午,王嘉尔拉着段宜恩,重复听了多少次“Happy Together”,跟着歌曲转了多少个圈,反正到最后,两个人都累得瘫在了地板上,用脚趾头代替身体,为歌曲又跳起了一支一支的舞。




 












王嘉尔的记忆里是,那一天他和段宜恩共有的私人回忆又多了一样。








除了隔壁公园滑梯底刻下的名字,去年夏天一起种下的被掰断的鸡蛋花枝条,街口垃圾堆旁每日必喂的小黄猫外,多了一首每次一听就得起舞的歌。




 




 




















//  03












橱窗外匆匆而过的人,都忍不住扭头瞩目店里戴着耳机闭着双眼摇头晃脑,脚下舞步不停的王嘉尔。




 




王嘉尔突然很好奇,那个10年来念念不忘的电话号码,现在能不能打通。












收银台内,段宜恩还是专注地看着书本,微微扭动的上身展现着对音乐的反应。




 




王嘉尔摘下耳机,定定地望了段宜恩十秒,感受着胸腔里的心跳声越来越响亮,频率越来越高,他缓缓地从裤袋中掏出手机,一键一键地输入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并没有想象中的因多年惦念而愈加渴望的急速,只是慢慢地,甚至比平常时候更慢地敲击着屏幕。




 




他的指尖最终停在了通话键上,停顿了5秒的时间,王嘉尔在心中暗暗下了个赌注:




“如果电话还能打通的话,我就马上走到他面前。”








 




王嘉尔从书架后探出半个身子,紧紧注视着段宜恩。








等候音已经从耳边的手机话筒中响起,一声,两声,五声…




响到第八声的时候,收银台上的手机开始发出震动的声响,从音乐和书本中抽离出来的段宜恩恍若梦醒般抬起头来,匆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便按下了接通键。








 




目睹了全程的王嘉尔感觉“段宜恩”三个字已经冲到了喉咙处,下一秒就会被释放出来。




 




在第十声的等候音里,即将开口的王嘉尔和按下电话的段宜恩对上了眼神。








 




初识时的少年们早已抽条长成了棱角分明的男人模样,肉嘟嘟的脸颊和稚气的笑容早已都沉到了记忆的海底,就像呼啸的风从耳边一掠而过,扫净了那些以为必定永久的私人记忆,最后的时空通道里,只剩下了彼此的躯壳,和争夺不止的灵魂记忆。








但眼睛啊,眼睛它骗不了任何一个人,包括自己,它最真切,最无畏,最坚定,却也最无情。








 王嘉尔分明从段宜恩细长的眸子里,看到了孩童时的自己。












王嘉尔看着慢慢从椅子上站起身的段宜恩,只觉得鼻子痒痒的,他揉搓了一下鼻头,心里想着:




段宜恩他真瘦,比以前还瘦;他还是那么的好看啊,从额角到唇瓣,每一分都光彩照人,每一分都恰到好处。




 








“喂,在范,嗯,我在,好,我等你来。”




 




当段宜恩低沉又略带沙哑的嗓音响起时,王嘉尔才意识到了耳边话筒里不知何时开始,便已成了频率稳定的忙音。




 




王嘉尔略显不自然地挂断了电话,垂下了一直举在耳边的手臂。








段宜恩也挂断了电话,仍旧站着,静静地看着他,眼底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这样的画面,他们其实都很熟悉。








 
















 




//  04












王嘉尔在12岁的时候第一次经历所谓“与亲近的人别离”。




 




接到段宜恩电话的时候,王嘉尔正在兴高采烈地计划着暑假和段宜恩去哪儿玩。




 




“嘉嘉,我爸爸来找我了,明天我就跟他走了,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段宜恩低沉的嗓音从话筒里传来。




 




王嘉尔有点不解,他努力思考着自己最近有没有做了什么让段宜恩不开心的事,他有点委屈,眼角也耷拉了下来,嘴唇紧紧抿着,他听见自己颤抖着的声音向段宜恩发出哀求,








“可是,段宜恩,你以后都不和我玩了吗,我以后都见不到你了吗?”




 




话筒里传来的是段宜恩吸了吸鼻子的声响,然后是一阵平稳的呼吸声,




 




“暂时见不到了吧。长大以后吧,等长大之后,我们会有缘再见的。




 




以后再见吧,再见了,嘉嘉。”




 












话筒里响起的是比死寂更让人绝望的忙音。








王嘉尔紧握着电话,死死地贴在耳朵上,仿佛要从中听到些什么信息。




他缓缓地把电话放回去,左手捂上了胸口,他觉得身体里有一块地方痛极了,胸腔内有什么部位像被剥离了一般,痛得他说不出话来。




他的眼泪最终还是掉了下来,像好多个午后的雨水一样不休不止。




他还是不能理解段宜恩为什么要走,他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不能跟着段宜恩走。








他好像一瞬间懂得了电视剧里看过的所有朋友分别,恋人分手,他觉得他也成了并不能完全看懂的剧集里的主角。




 








王嘉尔一边抹着鼻涕,一边抱着妈妈哀求




“妈妈,我想去送送段宜恩。”




 












最后王嘉尔还是成功赶到了机场,亲历了分别的最后一幕,段宜恩所想避免的这一幕。




 




王嘉尔站在段宜恩面前,看到了他身后熟悉的奶奶,看到了那个高大瘦削,脸庞俊朗的,要带走段宜恩的他的爸爸,他最后看向了段宜恩的眼睛,段宜恩也看着他。




 




王嘉尔第一次经历分别,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道该不该像电视剧演的一样把段宜恩搂到怀里,然后流着眼泪说“不要走”。








可是电话告别后大哭的一场,让他现在完全没有流泪的冲动。




他只想,好好地看看这张脸,这张稚嫩,却又坚韧的少年的脸。




他害怕未来在漫漫街头,会认不出长大了的段宜恩。




他有点怄气地想着,即使段宜恩认不出长大了的王嘉尔,王嘉尔也一定会认出哪怕是长到80岁的段宜恩。








 




段宜恩看着站在面前,一句话也不说,脸却都要憋红了的王嘉尔,忽然好怀念那个小话痨。












“我要走啦。”




他抬起右手,掌心轻轻地划过王嘉尔的眉心,额前,最后停在头顶,不轻不重地揉了几下。








 




“嗯。”




王嘉尔边说着边低下了头,听到段宜恩声音的那刻,他觉得自己的眼泪好像又有了外涌的冲动。












但段宜恩都没有哭,我也不能哭。












 




段宜恩怎能猜不懂王嘉尔为什么低下了头呢,但他从来不会说穿。








他再次抬手,轻轻地搂了一下王嘉尔的肩膀。




 








“嘉嘉,以后再见啦。”




 








“以后见。”




 








感受到一阵风拂过面前,王嘉尔终于抬起了头。




他看着段宜恩的肩膀背对着他缓缓地离开。




他听见自己乖巧地抱着段宜恩的奶奶说的再见。








他看见段宜恩头顶的细发被吹起,撩动得他的心又升起一股痛感。




他觉得他还是要效仿下电视剧里的情节。




 








“段宜恩!”




王嘉尔喊道,用他每次踏进段宜恩房间时的兴奋语气。








 




他看到段宜恩停了下来,那个并不宽大的肩膀扭向了身后,他还是带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笑容,还有弯弯的双眼。




 








“再!见!”




王嘉尔用坚定的语气,逐字说着最后的别词。




 




段宜恩笑得更开心了,他扭头向前,扬起右手摆了摆,又变作了ok的手势,看似帅气地用背影结束了这场离剧。












 




可惜王嘉尔没有看到段宜恩转过身后掉落不尽的泪滴。




 




















 




//  05




 








王嘉尔回家后,妈妈把一盒磁带放到了他面前,




 




“宜恩说,等他走了我才能给你的。”




说完妈妈径直离开了房间,不忘轻轻关上房门。




 












磁带上利索的字迹写着,“段宜恩 - 王嘉尔,Happy Together”。王嘉尔轻轻抚了一下字迹,一下又一下,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卡带机中。




 








开头是段宜恩轻轻的咳嗽声,然后是清脆流畅的吉他声,段宜恩伴着弦声,清唱着“happy together”,不激昂也不热烈,倒像是轻轻诉说着一个平常的故事。




 








王嘉尔突然想起那个晴好的深冬凌晨。




双子座流星雨时隔多年降临这座城市,王嘉尔和段宜恩新奇地攀在窗台上,隔着玻璃兴奋地看着不断划过深邃夜空的流星。








段宜恩把吉他抱在怀里,轻轻拨弄了几下,又重新望向流星不断的天空,




 




“真美啊,走得真快啊。”段宜恩感叹着。




 




“但足够让我们记住了呀!快,段宜恩,许愿!”




王嘉尔的双眼在星光下显得更加的璀璨有光。








 




王嘉尔记得当时许了两个愿,




“希望段宜恩永远幸福开心”,




“希望段宜恩和我一直在一起。”




 








小孩子的理想多么简单又纯粹,可惜复杂的生活里,简单有时往往是最困难的。








 








一段杂音之后是一阵欢闹声,王嘉尔听到了自己宣告主题曲的声音,听到了脚丫子在地板上踏出的“哒哒”声,听到了犹如隔着朦胧的纱传来的“Happy together”,隐约间似乎还混合着猫叫声,风声,鸟叫声,敲门声,和无处不在的他不断不绝的谈论生活细碎的话语。




 








又回到了纯粹的吉他弦声,滂沱的雨声开始出现。




而后渐渐变做细碎的水滴声,打在窗台上,叶片上,玻璃上的声响。




最后终于全部化作了呼啸的风声。












磁带戛然而止。








 




就像12岁的王嘉尔和13岁的段宜恩,




6年的邻居岁月,




无数个玩乐的午后,




共眠相谈的深夜,




不成条理的舞步,




一首首细碎的吉他曲,一张张的CD…








都在彼此的私人记忆中,




告一段落。




 












后来妈妈和段宜恩奶奶联系时,还特意把一个电话号码留给了王嘉尔。




王嘉尔攥着那串数字在心底,从未拨出过。




他想,段宜恩不给他联系方式,就有他的道理,他会在长大之后,在海海人潮中找回他。




 




















 




//  06












现在他倒是真的找回段宜恩了。




只是电话没有打通,四目相对的情形下王嘉尔完全不知所措。








 




就像第一次离别时不知用什么句子来告别相伴数年,王嘉尔也不知道重遇该用怎样的表情问候。








 








段宜恩细长的眸子弯作月牙状,掩不住的笑意沿着嘴角流转至双颊,标志性的小虎牙醒目地彰显着愉悦,




“王嘉尔,嘉嘉,好久好久不见啊。‘’




 




段宜恩抬起左手捋了一把掉到眉下的刘海,又轻轻唤了一次这个王嘉尔许久没听过的小名。








“嘉嘉。”








 




王嘉尔觉得热意充盈着整个脑袋,酸涩感从眼眶中流转到嘴角,他想他现在的笑容一点非常非常难看。




“段宜恩呐,你好啊。”




 








段宜恩假装不经意地用食指擦掉内眼角即将涌出的晶莹,从头到脚地把王嘉尔看了一遍又一遍,扑哧地再次笑出声来,




“你瘦了,高了。”








 王嘉尔无措地挠了挠头发,吸了吸鼻子,粗鲁地一手擦掉脸上的泪滴,眯起大眼睛,绽放着小括弧走向段宜恩。




 




说什么长大与否,在喜欢的人面前啊,永远都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孩。




 












王嘉尔和段宜恩隔着一个桌子的距离面对面站着,俩人的眼神相互躲闪追随着,在视线错开的每个间隙观察着彼此成长的变化。








此时言语似乎难以弥去时间划开的距离感,唯有让热烈的目光替代喷薄的情感融化陌生的隔阂。












 还是王嘉尔先开的口。他稍用力地推了段宜恩的肩膀一把,




“我好想你哦段宜恩。”




 




段宜恩楞了一秒,掩不住的笑意再次在嘴角泛起,他轻轻地揉了一下王嘉尔的头发。




“嗯,我也有想我们嘉嘉。”




 




 








冬日的冷风裹挟着风铃声顺着打开的门灌进了店内,王嘉尔和段宜恩扭头看向打断对话的来人。








也不知是被室内的暖风刺激了肌肉,还是面前这两人的眼神过于犀利,林在范刚进店内就不自觉地打了个颤。他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王嘉尔,再转到段宜恩,再转到王嘉尔,最后朝着段宜恩挑了挑眉便当做是打了个招呼。




 




林在范揽过段宜恩的肩膀,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小的光盘,炫耀状地在段宜恩面前晃了晃,声音难掩激动,“看,我给荣儿的生日礼物终于录完了,今晚就给他个惊喜!”




 




段宜恩好笑地推开了林在范凑到跟前的痴汉脸,一边拿起椅子上的羽绒服一边说道,




“那现在开始这儿归你了,我有事,先走了。”




边说着边朝林在范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桌前的王嘉尔。




 




林在范心领神会地朝王嘉尔挑了挑眉,王嘉尔伸出手就打算做介绍,“你好,我…”




话还没说完,段宜恩就已经拐到了收银桌外,勾住王嘉尔的肩膀便往门口走,留下两个背影,一个挥手和一句








“今晚成了记得请吃饭”。




 




















 




//  07












北方的深冬总是与雪离不开干系,街道的积雪又悄悄漫过了鞋底,途人划开的小道恰好容两人并排而走。












王嘉尔把整个人缩在羽绒里,只露出鸭舌帽下的大眼睛,他软糯含糊的声音隔着冷气传进段宜恩红红的耳朵里,




 




“我们去哪儿呀”。




 




段宜恩吸了吸通红的鼻子,




“这么久不见了,我请你去我家吃饭庆祝下吧。”




 








 




段宜恩住的房子不大,一厅两居室,装潢简洁,客厅里最惹人瞩目的莫过于满满当当的柜子,一半是书一半是碟片,锃亮的音响设备、黑胶唱片机、DVD机、宽大的液晶屏展现着主人的喜好。




 




 “我和在范,就刚刚你见到的那个男人一起合租。”








段宜恩边引着王嘉尔走进靠里的房间边解释,








“你先随便看看,我去准备晚饭。”








 




 




踏进房间,恍惚间王嘉尔以为又回到了从前他度过无数个下午的段宜恩的房间:




足以容纳两个成年人的宽大窗台,靠在墙角的保养得当的吉他,塞满大大小小的cd的柜子,没有关好的抽屉露出摆放整齐的一盒盒磁带,桌面摆放着一台老式的磁带播放器,小型CD播放器旁是一对精巧的音箱…








似乎与从前不尽相同,又似乎一切都未曾变过。








 




书桌上方的柜子里摆放了好几个相架,王嘉尔认真地看着上面的每张面孔,最大的一张是段宜恩和爸爸奶奶的合照,一旁是段宜恩中学毕业的合照,第一次跳伞的纪念照,和一群男孩子在旅游地的合照…




隐在最后方的是一个倒下的相架,边缘已有不少磨损,与一旁整齐摆放的相架格格不入。








王嘉尔轻轻地翻起相架,好奇地拿到眼前观察相片中的面孔:两个男孩坐在阳光洒满的窗台上,看着镜头眯着双眼正笑得东歪西倒的。












那是少年王嘉尔和少年段宜恩相伴时光的缩影。












 




数不尽的记忆又像龙卷风一样在脑袋里席卷着一切。




王嘉尔努力把混沌的脑子从记忆中抽离出来,轻轻放下了手中的相架,转而开始研究满抽屉的磁带。








 




大部分磁带都用日期加引注一句话的方式标注在侧面,甚至能看到不少已是近10年前的记录的磁带。








段宜恩的生活和世界,似乎这个抽屉就足以容纳完全。








 




王嘉尔仔细地看着磁带边上的文字,找寻着吸引兴趣的一盒,他的指尖最终停在了排在中央的只写着“0”的标记的磁带。




 




磁带被放进了卡带机里。王嘉尔按下播放键,便翘起二郎腿坐到了窗台边上。








已有使用年岁的播放器缓慢运作了起来,四周安静得几乎能听到磁带条“刷拉刷拉”转动的声响。等候磁带读取的时间几乎有10秒,王嘉尔在过于安静的10秒里甚至能听到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心脏似乎在为即将听到内容做着积极的血液储备。
















 




“真的是流星!段宜恩快看!”




 




一阵元气十足的少年欢呼声从机器中传出,王嘉尔感觉整个人都凝住了。




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窗台边,泛白的指尖显现着他的紧张不安;




他的眼珠子直直地盯着转动的磁带,似乎想提前汲取着接下来要听到的一切。




 




充盈着青春激情的打闹声带着王嘉尔将流星许愿那晚又在脑中回放流转了一遍。




 




少年们的声音消失在越来越有力的吉他声里




——从没听段宜恩弹过的指弹版“happy together”。








 




王嘉尔用脚尖在地上跟着节奏划出了一个接一个圈。他闭起了眼睛,摇头晃脑地跟着弦声在旋律中游走。








最后在渐弱的吉他声里,王嘉尔听见自己的声音又从卡带机里传出,




 




“段宜恩,你睡着了吗,段宜恩”




没有回应。




 












王嘉尔想起流星划满天空那晚,他留在段宜恩房里过夜。




后半夜两人才躺到了床上,王嘉尔看完星星的激动久久难以消解,但身旁的段宜恩已传出了平稳的呼吸,王嘉尔不死心地尝试着唤起段宜恩。




 




月色很好,月光明亮,从窗帘缝隙漏进了少年的房间里,攀上了段宜恩沉睡的脸庞。








柔光笼罩的氛围容易让人心生错觉,




或是冲动。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偶尔微微抖动的睫毛,不时皱起的眉心,不敢触碰。没有笑容的段宜恩总让王嘉尔觉得不可触及,就如此刻明明就躺在身边,却只得心隔万里的无力。




 








“段宜恩,我刚许了个和你有关的愿望。”




王嘉尔将手心放在了月光下,阻隔了一半洒落的光亮,他轻轻地开始自言自语。




 




“我好像无法想象你不在我身边的生活,没人给我弹琴,没人看我胡闹的生活。”




想了想,王嘉尔又摇了摇头。




 




“虽然也可能看到新的弹琴很厉害的人,我也可能有更多的朋友。可他们都不是段宜恩。”








“段宜恩,除非是万不得已,其实你的生活应该有很多比我重要的不得已。”




王嘉尔掰着手指头小声地念叨着。




 




“我可能有点自私,可是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和我一直在一起。








嗯……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出现了不得已的时候,你一定要提前告诉我。”




 




“到时我才不会哭。”




王嘉尔撅着嘴巴,吸了吸鼻子。








 




“反正无论你去了哪,我都一定会找回你。




如果你再不得已地走了,我也会再找到你的。




多少次都是。”




 




王嘉尔用力地一字一句说着这犹如誓言的话语,然后停顿了好一会儿。




 




只听到小小的房间里,段宜恩仍旧平稳的呼吸声,和不时响起的王嘉尔略显沉重的吸鼻声,隐隐约约间隔着窗外呼啸的风声。




 












“你只要记住一件事情,不要忘记我,不要忘记王嘉尔就好呐。




“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段宜恩。”
















 




王嘉尔以为他那时无意的告白只会跟着深邃的夜晚告一段落,就像被狂风卷过后一样不留痕迹,却意外被床头未停下的录音机将一字一句都刻在了时光里。








 




卡带机转动的声音仍旧持续着,王嘉尔又一次落入不知所措的境地。




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轰鸣着,脑里只剩一个念头




“所以,段宜恩都听到了呀。”












 




“咳,咳”




他听到段宜恩的声音从卡带机中传出。




 




“嘉嘉,明天我要走了。去太平洋对岸的另一个国家。爸爸说可能几年内就会回来,也可能永远都不回来了。”




 




“不过没关系,等我长大,我就可以自己生活。




我有种预感,到时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在这之前,你要好好地长大,多睡觉才能长高,多吃点,能长肉是福气。




我呢,也会努力努力,再努力。”




 








“我连以后见面的时候的背景音乐都想好了,就用你的主题曲,Happy together。”




 




“以防你找不到我,以后你再听到happy together,都记得多停几秒,说不定就是我在找你。”




 
















“再见了嘉嘉,我也很喜欢你,现在,将来都是。








 




以后,再见吧。”




 
















“嘉嘉,我爱你。”








 












弦声再次从卡带机里传出,诙谐稳定的节奏不断不绝,




 







You got a thing about you,




I just can't live without you.







 




流转眼眶里的泪水又藏回了眼睑中,王嘉尔听着段宜恩的弹奏和歌声笑了起来。








这么感人的时刻,段宜恩竟然唱这首被俩人戏称为“痴情大叔情歌”的Elenore。




 




 




 




 




“嘉嘉。”




 




王嘉尔顺着喊声睁开眼睛,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段宜恩。




看着从没见过的穿着围裙的段宜恩,王嘉尔忽然有了已经和这个人过了多年柴米油盐生活的感觉。




 




 




段宜恩瞥了一眼仍旧在传出自己声音的卡带机,挑起一边嘴角,笑着凝视王嘉尔的眼睛,一步步地走近坐在窗台上紧张的男孩。




 




“本来想好好再准备一次表白的,竟然被你发现了当年第一版的告别礼物。”




 




段宜恩站定在窗台前,离坐在窗台边的王嘉尔只有数十厘米的距离。




微妙的高度差让王嘉尔微微抬头才能接上段宜恩直白的眼神。








虽然心脏强烈撞击着胸腔,仿佛要冲破躯体让来人看清一颗真心。王嘉尔仍旧努力控制着轰鸣的脑壳,不服输地抵御着段宜恩眼神的入侵,只是腿上放着的攥紧的拳心将内心展露得一丝不挂。








 




“我一直在找你。”




王嘉尔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段宜恩眼神有了一刻的晃动,嘴角也僵在了半途。




 




不成熟的年岁总难有道清真心的勇气,适时的离开也许也是冷静的逃避。成长可以让记忆褪色,却也能让冲动成为理智,凝成与灵魂都难以相割的情感。








段宜恩用了很长的时间去体会这个道理,去藏匿,去珍视他曾未体味重量的感情。








 




 




他温柔地将修长的双手覆上了王嘉尔的双颊,慢慢低头向他凑近。




 




“对不起,嘉嘉。




我在这,我会一直在。




 




从前,现在,我都爱你,




 




到很久很久的将来,我也爱你。”




 












顺着温热的手心,王嘉尔仿佛感受到了段宜恩脉搏的跳动,渐渐和自己的呼吸声合到了一起。








段宜恩离王嘉尔越来越近,王嘉尔毫无想法地闭上了双眼,紧张兮兮地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意料之外的,感受到自己的额头落下了一片湿热。而后微妙温润的气息绕过了耳畔,挠得王嘉尔微微颤了一下。




 












然后,他再次听到段宜恩击破心房的那六个字,携着年岁里最厚重的深情。
















“王嘉尔,我爱你。”




























 




///End. 




 




















/  后记  /




 








“嘉嘉,你为什么会找到我的?”












 




“啊我朋友说他常去的那家唱片店经常播我天天唱的那首歌,就我的主题曲,








还说店长长得很帅,我好奇,就想看看是谁那么有品位,还长得帅。








不过之前我去了好几次,都是看到那个眼睛细长又小的人在看店,哦就今天看到那个,你说的林在范,还觉得失望来着。








没想到今天来,就真的看到段宜恩你了嘻嘻。”












 




“你朋友什么名字?”












 




“他还是我的室友,叫朴珍荣!








啊我得打电话给他说,今晚我不回去吃饭。”












 




段宜恩抢过王嘉尔的手机扔到床上,推着人往客厅走












 




“不用打了,他今晚要被别人吃了。”




 




 
















 




林在范在店里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又笑着露出闪亮的玉米牙,












“嘿嘿,一定是荣儿想我了。”
































***












迟了300+天的给 @洛遥 的礼物




(+给恩恩哥哥的生贺+给嘎嘎的生贺)








(我竟然连季更都没有达成 我检讨












改了很多次,




都不知如何下笔才能写出我心里的宜嘉。




还有你如此钟爱的他们。












我记得你给我讲过很多他们的细碎挠人时刻,












我念念不忘的画面却总执拗的定格在那里,












王嘉尔说“有缘的话,总有一天会再见。”








段宜恩说“嗯,像今天这样。”












嗯,岁月流转,你我奔走,




终究,会找回彼此的。
















愿看到这里的每位,




都能找回那份曾被藏匿起来的感情,




找到好久不见的,或终究会见面的ta。












Happy Together Ever.












Peace.